首页 > 市场财经 > 资讯详情

曹寅:能源区块链公司的生存现状及未来

2018-04-11 10:21:38
来源: 万选通资讯
分类: 市场财经
导读

​和很多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公司不同,能源区块链领域好像并没有流传什么暴富的传说,大概是疯狂的区块链中最冷静的一个行业了。3月14日,能见LIVE采访能源区块链真神曹寅,聊一下能源区块链行业真话,以下为整理后的采访内容。

和很多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公司不同,能源区块链领域好像并没有流传什么暴富的传说,大概是疯狂的区块链中最冷静的一个行业了。3月14日,能见LIVE采访能源区块链真神曹寅,聊一下能源区块链行业真话,以下为整理后的采访内容。

1 国外能源区块链公司现状

能见Eknower:目前能源区块链公司落地大多是在欧美等已经实现市场化电价的地区和国家,这些公司的生存现状是怎样的?

曹寅:我是跑了全世界所有大大小小的区块链售电公司,而且“区块链+能源”我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个提出来的,2015年在做能源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时候就提出来了,也调研了几乎所有国家,看着现在行业里面很火的一些公司长大的,比如说像纽约布鲁克林的TransActiveGrid。当然,这个项目已经死了很久了,或者说这个项目从来没活过。还有包括荷兰的AppliedBlockchain,德国的RWE,澳大利亚的Power Ledger,我对他们都非常熟悉,也担任其中一些公司的顾问,这些公司的生存状态并不算好。

一些区块链售电公司死掉有共同的原因。以布鲁克林TransActiveGrid那个项目为例,LO3公司在一个社区选择了5栋楼来做分布式光伏售电,他们的初衷是让有光伏电站的人把卖电合约挂在上面,要买电的人就在平台上面买下合约。但是,所有要卖电的人和买电的人都以市电价格作为参考,要卖电的合约价格一定比市电价格高,否则他完全可以选择以市电价格卖给电力公司;要买电的挂出的合约价格一定比市电低,否则他完全可以选择购买市电,导致自动化的智能合约始终不能实现。所以在目前光伏发电的价格还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时候,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实现交易的自动实现,并没有市场基础支撑。

2 新能源电力交易会去中心化么?

能见Eknower: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不成立,核心原因还在于目前新能源发电的价格还不具备真正的市场竞争力?

曹寅:是的,能源行业的特点就是规模经济效应特别明显,而且规模经济效益的边界非常非常大。你很可能到10GW、20GW的时候还在规模经济效益的边界之内,规模越大,相对的度电成本越低,大型电站的运维成本也越低,这个不仅仅是对于火电、核电,对于新能源同样如此,分布式光伏和分散式风电的系统总造价一定是高于集中式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能源的经济性就来自于规模性和集中性,就是中心化,而去中心化的电源很多时候不存在这样的经济性,只有强制要求这些集中性电源淘汰、退役之后,或者说通过碳市场使火电的经济性远远不如新能源的时候,去中心化才有可能性。

未来随着新能源成本越来越低,是不是就可以去中心化了呢?我认为就算新能源以后成本会很低,到时候还是会选择中心化售电。因为中心化售电集中式、专业性管理的成本更低,而且能源的中心化不仅是规模经济性的中心化,还是专业性的中心化。为什么全世界所有的去中心化售电的项目全都死掉,因为消费者不需要。没有必要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确很了不起,但是它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还是降本增效。

3 用区块链技术服务绿色资产交易

能见Eknower:能链众合是用区块链技术提供哪些服务?

曹寅:我们依托自主研发的区块链底层架构,为能源金融产品的开发、审核、登记、交易提供全流程的操作平台。

企业通过我们的资产证券化平台可以将资产变成各种各样的债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发行融资,我们从中获得手续费。

我们做ABS平台并不是盯着这些ABS资产和服务费,更看重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这个区块链平台,未来能够把更多的物理世界的资产、人、钱搬到数字世界去。我们称现在做的事情为联盟链,联盟链的形式就是类似于一个云平台,我们现在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把传统世界里最不可能加入区块链社群和去中心化的人吸引进来。

能见Eknower:在底层平台上做ABS的时候,这些资产必须是新能源么?

曹寅:我们不是从新、旧能源角度考虑,是从减排属性来考虑的。比如说一个火电厂能证明用的是清洁煤,如果说你标煤能做到250克,这时候他也可以获得减排属性,相比330克的标煤来说已经节能减排很多了,我们就把他当中80克度电标煤减排量折算成绿色金融属性。这个平台上除了提供资产证券化的ABS服务之外,还自带了绿色标签的功能。每一个资产都会通过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减排属性的审核、认证,然后签发它的绿色证书。很多境外投资者对于绿色金融非常感兴趣,目前全球绿色资产严重供不应求,虽然绿色资产很多但是通过认证的绿色资产非常之少,我们就是通过这个平台把绿色资产变成贴标的绿色资产,2017年我们撮合了近30亿的绿色资产交易。

4 国内能源互联网领域市场化艰难

能见Eknower:你是国内最早描绘能源互联网愿景的专家之一,现在看来,这个愿景图里哪些板块到了可以赚钱的时候?

曹寅:其实能源互联网它的势能一直在于政策,尤其在中国能源行业消费者非常麻木、没有任何消费者意识的地方,只能自上而下推动。你要靠消费者推动能源行业市场化是不可能的,消费者根本聚集不起来,也没有这样的意识,也没有这样的专业能力,所以能源互联网在中国的势能永远是在于政策。

现在做能源互联网的企业一定要非常清醒,衣食父母是政策和政府。能源互联网我们鼓吹的就是一个积极市场化、充分自由竞争甚至部分去中心化的样子,没有准入门槛且能源投资、生产、交易、流通非常活跃的市场。但是我们的政策从来没有把能源定位成是一个商业,而是定位成是一个关键基础设施,是不可能会市场化的,不会有能源互联网去发挥、去驰骋的空间。

政府考虑的是所有的工厂、消费者包括服务企业的利益,这样的话必然会限制能源行业的充分市场化。因为充分市场化就意味着能源行业得赚钱,能源行业赚的两方面的钱,一方面,是机制改革、体制转型,把原来在制度空间里面浪费掉的钱给挤出来,就是从国企这边挤出来钱,这很难。第二个,就是从消费者这边赚钱,就像已经充分市场化、充分自由竞争的那些国家一样,意味着电价往上升。综合角度来说,在中国两方面都不可能。

嘉宾介绍:曹寅是国内最早投身能源区块链创业的知名人士,目前担任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架构师、北京能链众合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SO创始合伙人。

曹寅曾任信达证券首席区块链专家,是能源互联网概念在中国的早期提出者之一, 参与了中国能源互联网的概念定义过程,全程参与了中国能源互联网政策制定。此外,曹寅担任Hyperledger Project中国工作组主要成员,负责Hyperledger应用案例工作。

20180222100802446961.jpg

来源:能见Eknower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政策法规
发表评论
精彩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