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动态 > 资讯详情

两会热议雅中直流落点之争

2018-03-13 10:22:10
作者: 董欣 卢奇秀 赵唯
来源: 万选通资讯
分类: 行业动态
导读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四川省就曾将雅中特高压外送问题作为“一号提案”上报。一年已过,问题不减,关注尤甚。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四川水电外送问题再度成为能源领域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

今年1月8日、2月5日本报先后刊发报道《300亿度四川水电面临“投产即遭弃”》、《西南水电外送陷多方博弈》。一石激起千层浪,雅砻江中游水电该送往何方、受端省份是否具备接纳条件、电网和水电企业是否在倒逼江西接受川电……随着雅中直流外送的“窗户纸”被捅破,一系列问题引发行业热议。

3月7日国家能源局公布《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将有序推进金沙江、雅砻江等水电基地建设。加快雅砻江两河口、大渡河双江口等龙头水库电站建设,积极推进金沙江中游龙盘水电综合枢纽工程前期工作,提高流域梯级水电站调节能力。

雅中直流落点何处已然不容回避。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四川省就曾将雅中特高压外送问题作为“一号提案”上报。一年已过,问题不减,关注尤甚。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四川水电外送问题再度成为能源领域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

1.jpg

01 电网:这个工程要尽快批下来

“今年还有新的特高压项目正在审批之中。目前有两条外送工程,一个是青海到河南,今年准备开工,完全送清洁能源。另一条是从四川到江西的特高压线路,送电能力为1000万千瓦,可以送500亿度电,而四川每年弃水也就300多亿度,所以这个工程要尽快批下来。”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舒印彪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国网江西省电力公司董事长于金镒似乎更急切地希望加快推进特高压入赣。

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于金镒表示,江西已是特高压电网发展洼地,周边6个省均已投运或有在建的特高压工程。建议尽快核准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加快提升江西参与全国电力资源优化配置能力。

在于金镒看来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还能解决江西省很多电网相关的问题。他告诉记者,当前,江西省能源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70%。在国家不断严控煤炭生产消费和中东部火电建设的形势下,未来江西能源电力供应将面临诸多风险。

而江西电网长期作为华中末端,与湖北电网3回500千伏联络线反复处于压极限运行状况,已经无法满足江西经济社会用电需求增长。2017年江西电力供应呈现“供需紧张、存在缺口”状况。随着江西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用电负荷将持续快速增长。

于金镒表示,特高压入赣不光有利于江西优化能源供应结构,还为将来新能源大规模接入留足空间。于金镒说:“2020年江西新能源装机容量将突破800万千瓦,依靠与区外保持现有弱联系,电网抗扰动水平将显不足,安全稳定运行压力大。

通过特高压电网建设将根本上改变这一局面。同时,特高压电网建设有利于消化钢铁、水泥等过剩产能,增加就业,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02 投资方:能够送出即可

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下属公司。就雅砻江水电外送问题,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会生。

对于水电外送落点的选择,王会生表示,对投资方而言,发出的电只要送出去了,任务就完成了。送哪里并不重要,江西也好,江苏也好,对投资者并没有太大影响。

记者追问,雅中直流落点迟迟未定是否揭示了深层次的矛盾。王会生表示,其实,这其中所谓的矛盾并不是颠覆性问题,只是发展中的问题,经过大家共同努力,通过国家能源局和电网公司多方协调后是可以解决的。我们也相信中央政府、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完全能够达成一致,不会也不可能让巨额投资打水漂。

至于目前为何雅砻江中游水电只有杨房沟和两河口两处开工,王会生还告诉记者,原因并不是雅中直流落点不明影响了中游其他水电站的开发进度,而是中游开发涉及梯级滚动开发原则,不能同时一起开工,需要按照规划推进。

03 四川:“万事具备了,只欠核准了”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经信委主任陈新有对四川水电发展的前景很有信心。他告诉记者,截至2017年底,四川全省发电总装机突破9571万千瓦,其中水电7910万千瓦,居全国第一。但他同时也直言,四川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弃水问题,2017年四川电网调峰弃水电量达到139亿千瓦时。

至于弃水是否影响到了四川水电建设的速度和规模,陈新有回答记者,现在四川水电还在大规模的建设中,核准规模3000万千瓦。

“对于特高压输电,我们呼吁了不是一年两年了,四川代表团连续几年,都将这一诉求作为全团的建议,来呼吁加速特高压电网建设。”陈新有说,“目前低水平的装机规模,弃水量就这么多了,那考虑到新增建成投运的装机量,势必会造成更大的能源浪费。”

四川省雅安市水电建成装机总容量达到1271万千瓦,规模居四川省第二位。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市长邹瑾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要促进四川省和雅安市的水电清洁能源得到更好更充分的利用,就必须加快建设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的坚强智能电网,将这些富集的清洁能源,大规模、远距离、高效率输送到负荷中心,用清洁绿色的能源满足能源消费的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董事长石玉东则从技术的层面表示,雅中直流不存在技术障碍。他表示,雅中-江西特高压直流工程主要配套电源位于四川水电富余集中的凉山州和甘孜州南部,配套电源总装机达750万千瓦,完全能够保证直流工程持续稳定地向江西送电、在华中区域消纳。

在石玉东看来,经过长期充分论证,雅中直流工程落点江西、在华中区域消纳,不存在技术障碍,有利于清洁电力的消纳和配置。需要国家层面加强统筹协调,加快工程建设,切实保障清洁能源“送得出、落得下、用得上”。所以,石玉东建议,要加快在川特高压直流工程核准建设。

他进一步表示,雅中直流特高压落点定在江西,都是经过反复论证后确定的,前期工作已经历时两年多了,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完全具备了,江西是最好的落点,这是通过各方面论证出来的最后结论,可以说是万事具备了,只欠核准了!核准以后就可以开工,特高压工程施工至少需要两年时间。就算现在核准,建好也要到2020年了。

以上几位人大代表均表示,雅中-江西特高压直流受端落点未定,“十三五”后期四川清洁能源消纳将面临巨大压力。

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对四川的水电外送问题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他告诉记者,四川的弃水问题,有经济新常态,用电小时数下降的客观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因为体制机制和认识不到位,区域之间全局观念不到位所导致的问题。

刘汉元进一步解释:“我国的《可再生能源法》上清清楚楚写着,国家保障性收购各种可再生能源,事实上却保证不了,很多企业30%、40%的电卖不出去,经营陷入困境。”所以他直言,总体来讲还是政策导向不够清晰、不够明了,所以导致政策落实不到位。

04 江西:“十三五”无消纳特高压外来电能力

以上几方的论述中,雅中直流的落点似乎就定在了江西。但江西省貌似又对成为这条特高压的落点并不热衷。3月12日,中国能源报记者就江西是否合适做落点问及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长刘奇时,他表示:“具体你问江西发改委吧,他们回答更合适。”

而此前江西发改委能源局提供给中国能源报的材料显示,江西“十三五”无消纳特高压外来电能力。

材料中,江西省发改委能源局指出,雅中直流工程的定位并不明确,该工程是单纯外送季节性水电,还是雅砻江中游风光水“打捆外送”,并无定论。另外,如果是在优先满足大凉山区域用电需求后再跨区送电入赣,这条线路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很难保证。

材料还显示,考虑到江西和四川处于同一纬度,来水丰枯时间几乎同步,四川水电与江西自身的电力并不具备调节互补性。若雅中直流是四级电站汇集后升压输电,很容易造成输电不稳定。

从电网结构和电力消费能力上,江西省发改委能源局也指出,目前,江西电力系统规模较小(2016年用电量仅1180亿千瓦时,最高用电负荷不到2000万千瓦),如短期内接受特高压,江西将成为全国受电比例最高的省份,电力系统风险巨大。

江西省是用能小省,人均装机、人均用电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从电力消费的总量上看,江西省“十三五”期间没有消纳特高压外送电的能力。因此,江西考虑并已多次向国家汇报,在“十四五”中后期再通过特高压引省外电力入赣。

对雅中直流落点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国网湖南省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孟庆强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表示,目前国家初步意见是将雅中直流落点江西,但仍未确定。建议考虑湖南省的能源电力特性和保障电力供需的紧张形势,将雅中特高压直流落点调整为电力缺口较大的湖南省南部地区。

湖南一次能源匮乏,外来电已成为增强湖南电网供电保障能力的有力支撑,目前主要是来自祁韶直流输送的甘肃清洁能源发电和鄂湘联络线输送的三峡、葛洲坝水电。“十四五”期间,即便考虑荆门—长沙特高压交流建成投运、祁韶直流满送800万千瓦、省内神华岳阳电源等重要电源投运,到2025年,全省最大电力缺额仍将达到850千瓦。

根据当前国网公司特高压电网发展规划,最优方案是选择前期工作较为成熟的雅中±800千伏特高压直流。根据设计,雅中特高压直流最大输送电力1000万千瓦,常年平均输送电力500-600万千瓦,年送电规模接近500亿千瓦时,能够最大限度满足湖南省夏、冬两季高峰用电需求。

同时,以2014年投运的四川溪洛渡电站上网电价为参考(0.2755元/千瓦时),雅中直流上网电价预计在0.3元/千瓦时以内。而且与祁韶直流相比,其输电距离更短,输电成本也相应下降。

至于雅中直流的落点最终会落到何处,舒印彪表示,实际上,现在东部想要清洁电力的省份有很多,比如能源消费大省浙江、江苏、山东等,都有这方面的计划。

05 学者:国家整体的能源发展需要“一盘棋”

分析到江西的态度时,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江西对外来电态度不积极,因为省内自己建电站可以自己收电费,而且建设部分还算入地方GDP收入。

周建军建议,国家整体的能源发展需要“一盘棋”。如果国家有足够的能力能够保证各省区市的能源安全供应,统筹此类问题就不是大问题。但现在最怕的是,如果国家要求江西依靠四川电力来保证供电安全,但四川水电在低谷时期却难以保证电量供应,那就会产生一定矛盾。

“所以说,只要清洁能源能够保证安全供给,我相信中央完全有能力调控。如完全可以通过财政转移支付来统筹协调。”周建军说。

作为水电研究者,周建军给出了对水电消纳的中肯建议。他表示,我当然是想为水电寻找一条出路,这就要求水电自身要做强。但目前水电的短板是季节性强,夏季供电多、冬季供电少;而且水电价格也不低,如果丰水期对方不缺电却非要别人买电,这也是不合理的。所以水电本身的竞争力还是不够,还需要在提升竞争力方面下功夫。

QQ截图20180222100406.jpg

来源:中国能源报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政策法规
发表评论
精彩评论 0条评论